?
 首頁
用戶登陸:  密碼:   快速注冊  
分站: 中國西部煤炭網  華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華中站 | 東北站 | 校友錄 | 回音壁
 首  頁  煤炭新聞  政策法規  新聞寫作  技術論文  項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礦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價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資調劑  礦山機電  煤礦人才  

又是一年開學季 北京作家又出新作

北語——“小聯合國”里看世界

中國煤炭新聞網 2019/9/6 23:02:58    通訊特寫
 
        九月,又到一年開學季。來自全國各地、天南海北的優秀學子,經過層層選拔,懷揣著北京各大高校的錄取通知書,在差不多一周左右相近的時間內,匯聚到北京市海淀區。于是,從西直門北到學院路這段長達10公里、兩側高校林立的大學路上,處處能看到入學報到的莘莘學子。26年前,我也是其中的一員……
 
 
        1993年9月的一天,由石家莊開出的T98次列車,將我順利送達北京站。不出意外,北京語言學院(現為北京語言大學,簡稱北語)接新生的校車和高年級的的同學,已經等候多時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北語位于學院路15號,成立于1962年,是教育部直屬全國重點高校。最初名為“外國留學生高等預備學校”,是為培養來華留學生和駐華外交官漢語語言能力而成立的。1965年,經周恩來總理批準定名為“北京語言學院”,1974年偉大領袖毛澤東主席為學校親筆題寫校名。建校以來,北語始終是我國唯一一所以對來華留學生進行漢語、中華文化教育為主要任務的國際型大學。1972年,我國恢復在聯合國合法席位后迎來一股國際建交潮,北語由此不斷發展壯大,成為一所來自世界各地來華留學生的語言文化大學,兼招少量中國外語類考生。因此,長期以來,北語在國內名氣并不大,還有很多人把北語和北外(北京外國語大學)混為一談。然而,由于北語是以對外漢語教學為主要教育方向,生源來自世界上180多個國家和地區,因而在國際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美譽度,很多校友已經成為國際學界、政界、商界的知名人士,使得這所大學有著“小聯合國”的美譽。由于外國學生占絕對多數,北語也就成了中國學生學習外語的絕佳天堂,附近幾所理工類高校學生都在課余時間到我們學校找外國“對練”學習外語。
 
 
         既然有著“小聯合國”的美譽,那就真地可以從這里管窺世界了,有幾個實例如今依然記憶猶新,謹與大家分享。

        1993年9月24日,我們剛剛入學沒幾天,恰逢國際奧委會第101次全會在摩洛哥的蒙特卡洛舉行,我們全體同學都到禮堂去看現場直播北京首次申奧實況,其中當然也包括部分澳大利亞同學。當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宣布北京以41:43的得票數惜敗于悉尼、中國申奧團隊失望的表情永遠定格于國人腦海的同時,不遠處澳大利亞學生早已掌聲雷動、呼聲震天,那一夜我也是入校后首次失眠。幾年后,作為時任國際奧委會委員、中國奧委會主席的何振梁在接受采訪時坦陳,西方國家為了遏制中國發展,阻止北京獲得奧運會承辦權,極盡卑鄙之能事,我才真正懂得北京申奧背后的復雜背景。這是我在“小聯合國”第一次感受到國際關系的風云變幻和暗流洶涌,諸如此類在此后的學習生活中更是不勝枚舉。
 
 
        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,可謂處心積慮、挖空心思,不擇手段,無孔不入。作為蘇聯解體后唯一的超級大國,美國的霸道和狹隘無出其右者,但以前并未親身體驗。在北語,美國人的霸道連作為在我國讀書的留學生也不例外。記得有一次,我與一位美國同學探討一個國際問題,具體什么問題記不得了,反正雙方各執一詞,唇槍舌劍、互不相讓,最后的結果自然是誰也說服不了誰。在我看來,對有些問題有不同的觀點非常正常,畢竟我們來自不同的國度,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和意識形態,大家同學在一起,求同存異也就完了,不應該影響友誼。然而,這位山姆大叔在爭論后,臉紅脖子粗,顯得非常生氣和沮喪,背起書包就回宿舍了,而且此后再也不跟我說話,即便有時我主動打招呼。這件事,讓我對原先心目中山姆大叔的所謂“大度開朗”形象大打折扣——他們骨子里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傲慢與偏見。

        自30年前的春夏之交以后,西方國家聯手對我國進行瘋狂制裁,不擇手段遏制我國發展,在多個場合、連續多年就人權問題向我國發難,都被一一挫敗。在北語這個“小聯合國”,也有美國和北歐國家學生與我討論相關話題。我只好明確告訴他們,我們中國人民享受著前所未有的最好的人權保障,而且無疑會越來越好。
 
 
        第二年,我們有一門課叫《世界政治經濟與國際關系》,講課的老師姓啥我記不清了,記得是一位瘦瘦高高、略帶南方口音的老教授,他在授課中對美國長期以來霸權主義、長臂管轄、肆意踐踏國際法的行為非常憤恨。蘇聯解體后,美國作為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更是有恃無恐、為所欲為。我的老師在談到不久前剛剛發生的“銀河號”事件時,這位老教授感到是一種莫大的恥辱,數度哽咽,最后很難過地說“誰讓我們這么落后呢!”記得當時課堂上氣氛十分凝重,同學們個個義憤填膺,拳拳之心、報國之志溢于言表,大有讓我們“相會于中華騰飛之時”的感覺。時至今日,美國的霸權主義行徑變本加厲,但兩岸猿聲啼不住,輕舟已過萬重山——中國早已不是30年前的中國。

        在北語,西方國家打壓所謂“邪惡軸心”國家也體現得淋漓盡致。有一次課間時間,有個英國學生很是驚訝地問我:你們這里居然還有伊朗學生?眼里同時流露出一種驚恐詫異、如臨大敵的感覺。我平靜地說:是啊,伊朗是我們的友好邦交國,當然了。她顯得有些愕然和尷尬,也就沒往下說什么,但她內心是怎么想的已然是司馬昭之心了。聯想到當前美伊對抗,英國做美國馬前卒扣押伊朗油輪,伊朗毫不示弱,針鋒相對、投桃報李。三十年彈指一揮間,細思極恐——伊朗與美英等西方國家多年來的對立和仇視,顯然已經滲透到了民間。
 
 
       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。1994年7月,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日成溘然長逝,在北語我有幾個很要好的朝鮮校友,看到他們陷入極度悲痛,這不由得使我想起四歲時依稀記得毛澤東主席逝世時的場景——我也感同身受,這件事對朝鮮同學來說,無異于天塌了下來啊!于是我更多地去看望他們,與他們促膝交談,安慰他們節哀順變。如今回想起來,當時那感覺就像是明確告訴他們:有中國這個社會主義老大哥做鄰居,怕啥啊!時至今日,歷史一再證明,中朝兩國用鮮血凝成的戰斗友誼,牢不可破、歷久彌新,必須世世代代傳承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 北語短短的兩年,所經歷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數不勝數,很多事情隨著時間的流逝已經從記憶中消失。二十六年如白駒過隙,唯有上述幾件“小事”,總也難以忘懷。沉舟側畔千帆過,病樹前頭萬木春。如今,少數國家依然抱著冷戰思維、零和博弈,搞長臂管轄、處處打壓制裁別國,野蠻干涉內政,唯恐天下不亂,這些人遲早要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。

        1995年7月,我正式結束了求學生涯,分配到青年政治學院教書,成為一名光榮的大學老師。
 
 

        作者簡介:張立寬,男,漢族,1972年生于河北省大名縣金灘鎮娘娘廟村,1989年畢業于大名一中,考取河北師范大學中文系,1993年獲文學學士學位,1995年獲北京語言大學雙學士學位,2011年獲澳門城市大學MBA。系資深媒體人,散文、詩歌愛好者,光明網、經濟網、中國網、環球網、能源網、煤炭網、電力網、企業家網特約撰稿人。歷任人民日報京華時報社國際新聞部主任、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會刊《中國煤炭工業》雜志社編輯部主任等職,系中國能源研究會高級研究員、中國生產力學會高級研究員、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、綠色礦山推進委員會副會長、河北省散文學會會員。現任國家能源局中電傳媒能源情報研究中心研究員,多部調研報告獲國家級領導人肯定。
 


本網特約撰稿人:張立寬      編 輯:一鳴
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,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國煤炭新聞網(www.hnpxze.live)及其原創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?
本站實名: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
地址: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-3 郵編:400039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備案序號:渝ICP備05006183號
編輯部電話:(023)68178115、61560944
廣告部電話:(023)68178780、13996236963、13883284332
編輯部:
業務合作:   QQ群:73436514
Loading...
北京快三一定牛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