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 首頁
用戶登陸:  密碼:   快速注冊  
分站: 中國西部煤炭網  華北站  西北站  西南站  華中站 | 東北站 | 校友錄 | 回音壁
 首  頁  煤炭新聞  政策法規  新聞寫作  技術論文  項目合作  文秘天地  礦山安全  事故案例  煤市分析  煤價行情  煤炭供求  物資調劑  礦山機電  煤礦人才  

張亞琴:媽來了

中國煤炭新聞網 2019/10/12 21:20:57    散文薈萃
  
        國慶長假,剛回到家就接到老媽的電話,說她要來看我們。七十多歲的人了,到我們這,路途坐車需要倒騰三次,不大方便,我就告訴她,我們回老家去看她,她不愿聽,就是堅持要來,執拗不過,只能順著她。
        下了車,她給我打電話,說她已經到了,拿的東西太重,讓我去接一下她。
        車站離家還有約一里的路程,接到電話,我立馬放下手里的活,換上鞋,沖下樓,一路小跑,急急忙忙往停車站趕去。其實出了門,沒走幾路,剛轉過彎,我就已經遠遠看見她那熟悉的身影了。雖然幾個月未曾謀面,但不管多少人圍在一起,我還是能夠遠遠地一眼就辨認出來。她中等個子、不胖不瘦的身形,后背隨著年齡的老去也在逐漸向前躬傾,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農村老婦女形象,多少年來,就是這個身影,還有那張滿臉皺紋的臉,每天都讓我牽腸掛肚。
        我激動的小跑起來,眼睛不知何時已經濕潤了,只覺得鼻子一酸,一股液體從眼睛里流了下來。顧不得擦拭,我還是一路小跑著向前跑去。終于跑到了眼前,媽還是用她那雙柔和的眼睛看著我,我剛喊了一聲:“媽——”,就覺得咽喉一哽,不知再說什么是好。
        媽倒是說開了話:“你身體不好,上班又忙,休假就好好歇歇。我還能跑動,我來看看你們,誰跑都一樣……”我一邊拿著她帶來的大包小包的東西,一邊帶著她往家里走,邊走邊責怪她,為什么不早點打電話,天氣還是有點熱,要在停車站等半天。她倒是沒一點脾氣,只說道:“我又沒啥急事,等一會,就等一會,怕給你打早了,你又要等半天。”
        她每次都這樣,我也知道,她寧愿自己吃苦受累,也不愿讓我們多吃一點苦,這就是我這個倔強的老媽,永遠都想著她的孩子,也許在她的心里,我們永遠都是孩子吧。
        回到家,放下大包小包,她就把包里的東西一股腦的翻騰了出來,全是吃的,她自己曬的干饃,還有石子烙的餅子,還有核桃、大棗……一大堆的,一下子堆滿了桌子。我說:“媽,你大老遠的,把石頭往山里背。”她一點也不惱,反而樂哈哈的,急著讓我嘗嘗這個,嘗嘗那個,說這個好吃,那個也好吃。我嘴上沒說,但心里還真想不通,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是怎樣幾經輾轉將這一大堆東西折騰過來的,得多累啊!她的心勁可真大,我不禁鼻子又酸了。
        本來計劃是到外面找個飯館改改口味的,讓她也嘗嘗這邊的飯菜,但她又不愿意了。說外面的飯不好,調味又重,又不干凈……嘮嘮叨叨個沒完。我雖然很想勸勸老媽,但我知道她的個性,怎么說也不會頂事的。很無奈,只能啟灶開火做飯,還好,一碗家常干拌面,她可能真的是餓了,倒是吃得很香,飯量也出奇的好。這樣,我的心里才欣慰了一些。
        媽來了,我自然是好高興,興致勃勃的想帶她出去逛逛看看,吃吃喝喝,玩一玩。但她怎么也不愿去,不是說車多,就是說費錢,要不,就說沒什么想買的,天還那么熱,最后干脆就說身體不舒服,不想出門。其實呢?她說什么都無所謂,因為我心里很清楚,她就是怕我們花錢。明明知道,還是不能說,只能陪著她說說話,在家待著。
不過,只要我陪著她,她就顯得很興奮。村東的、村西的,東家的事、西家的人,還有那些我聽了不知有多少遍的陳谷子爛芝麻的瑣碎舊事,都翻出來說,而且沒完沒了,越說越有興致。別看她七十歲的人了,從早到晚,說個不停,也不知道累。我有一搭沒一搭的附和著,耐著性子陪她聊,看她高興,我心里也漸漸舒坦些。
        一年到頭,長年在外,忙于工作,與她也相見不了幾次。給錢、買衣服她都不要,還時常責備我們。陪她出去游玩,她怕花錢,還是不愿意。所以能陪著她,就這樣聊天,倒是可以在心底少了那么一點點的愧意,這好像也只能是我們作為子女來盡孝的最好的一種方式了。
        媽來了,既然這樣,我就收下了出去的心,準備以這樣的方式好好陪她一個假期。卻殊不知到了第三天,她就吵吵嚷嚷著要回去,說她在這,打擾了我們,我們想干啥也干不成。她在這,不自在,也不習慣。我們一家子勸了半天也無濟于事,沒辦法,只能給她訂票,送她回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帶著萬分的不舍和滿心的傷感,我將她送到了車站。在離別的時候,我突然發現了她的眼睛紅紅的,怎么看都像是有哭過的痕跡,原來她也還是不舍的,她只不過是不想過多的打擾我們,嫌給我們添麻煩。她那些說辭,不過是找的一些借口罷了。媽,你怎么就老是只想著我們呢?媽,你什么時候能不要再那么好強了呢?對于子女,你一直都在付出,現在人到晚年,還不愿意讓我們受點麻煩,受點勞累,哪怕就是陪著您聊聊天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我在心里無奈的感嘆著,卻發現車已啟動,我舉起的手甚至還沒有揮動,我竟然還沒來得及再仔細看她一眼,車窗就一晃而過,我本欲追上前去,腳步卻一點未動,我只是呆呆地望著漸漸遠去的列車,越來越小,越來越模糊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回過頭去,車早已遠去。打開包,包里就裝了一瓶冷水和一個饃,原來,這是她為自己路上準備的吃的,我只覺得胸前一痛,眼前一片模糊,心頓時碎了一地。


作者:陜鋼集團漢鋼公司 張亞琴      編 輯:一鳴
本網站新聞版權歸中國煤炭新聞網與作者共同所有。任何網絡媒體或個人轉載,必須注明“來源:中國煤炭新聞網(www.hnpxze.live)及其原創作者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?
本站實名:中國煤炭新聞網 中國煤炭資訊網
地址:重慶高新區陳家坪一城新界A棟3-3 郵編:400039
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備案序號:渝ICP備05006183號
編輯部電話:(023)68178115、61560944
廣告部電話:(023)68178780、13996236963、13883284332
編輯部:
業務合作:   QQ群:73436514
Loading...
北京快三一定牛走势图